今天稍稍更改了一下主题样式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突然又一次(之前已经有过好多次了)迷上了Safari的字体平滑效果,所以决定更改一下字体。

平时最好用的小号宋体字在字体平滑后变得很难看(效果相当于把一个2倍大的宋体字平滑缩小,其实字体平滑差不多就是这么实现的吧),所以改用了微软雅黑。但是由于雅黑先天的略显肮脏和不整齐的毛病,决定把主字号从12px提高到13px,另外留了0.1em的字符间距(不是每个浏览器都有效)。

之后,顺便地把几级标题的大小和颜色优化了一下,还默认给.content内的p标签加上了2em的缩进(不要缩进的段落另外给class),优化了一下以前的一些css继承,比如几层标题的字号改成了用百分比统一管理。

现在暂时先改到这里,在Safari下的表现相当不错,其实在Linux下的效果也会不错,只是我记不住Linux自带的几个字体,所以没法写进font-family,有点可惜。至于普通的Windows浏览器,凑合着看了下也还不错,有什么问题再改吧~

对电梯的一些困惑

虽然对其他人来说可能觉得这不值一提,但对我来说这是个由来已久的困惑了……

  1. 总有很多人在等的电梯到了后根本不知道这部电梯是向上走还是向下走,要么闭着眼睛往里冲,要么宁可问里面的人是向上向下,也不愿意自己看一眼面板……(我最不明白的)
  2. 总有很多人不明白电梯厅里“↑”和“↓”的用途,会误以为这个意思是希望电梯向上/向下(正确应该是表示自己需要向上/向下),或者索性2个都按……
  3. 我不知道其他牌子的电梯怎样,但至少三菱的电梯改变方向时是会清除所有按键的……每天在自家的电梯里上上下下,这点总应该知道吧……但明明看着电梯要下地下室,还有一堆人抢着要按上面的楼层……
  4. 电梯不来时,总有很多人喜欢狂按面板上的按钮,明知道这不会有用……
  5. 总有很多人喜欢在电梯里面叽叽喳喳……

其实很多都是小得不能再小的事情,但是我不明白的是世人真的就能麻木到对这种每天都会去做的事情漠不关心?

[转贴]Discovery评选Twitter短小说大奖(日文)

http://www.d21.co.jp/contents/campaign/twnovel/kekka.html
http://bbs.memowind.org/read.php?tid=14770&page=1&toread=1

大奖:

町の小さな郵便局に今週も彼女は現れた。局員たちに水曜日さんと呼ばれる彼女が今日差し出した手紙にはしかし宛名がない。「これじゃ届きませんよ」苦笑しながら顔を上げた彼の目に映ったのは、うつむき加減できゅっと口元を引き結び、真っ直ぐに彼を見つめる真摯な瞳だった。

她这周又光顾了镇上的这个小邮局。这位被邮局职员们戏称为星期三女孩的姑娘,她今天递出的这封信上却没有写上收信人的姓名。「这样可没法送到啊」,他苦笑着说道。抬起头来,却只见她正低着头,抿着嘴,还有直视着自己的那一对真挚的双眸。

審查員特别賞:

幼い頃の事故が元で、妹は3人の人間しか記憶できない。内訳は僕と両親。妹の16の誕生日に僕は言った。好きな人が出来たら、僕を忘れてその人を心に刻め。やだよ、と妹は笑った。翌年のある日、恋人の男と共に現れた妹は泣きそうな顔で僕に言った。「お兄ちゃん。あたし、誰?」

因为儿时的一场事故,妹妹的记忆只能让她记住三个人。她记住的是我和双亲。在她16岁的生日上,我告诉她:如果有了喜欢的人的话,就把我忘了,将那个人刻在心底吧。 “才不要。”她冲我笑着说。来年的某一天,和恋人一同出现的妹妹泫然欲泣地向我问道:“哥哥。我是谁?”

网页设计审美反思

踏入Web设计师这一行,不知不觉已经有3年时间了。

因为最先接触的启蒙书籍便是Andy Clarke大师的《超越CSS》,以及享誉设计界的《CSS禅意花园》,因此我在Web设计的审美方面,一直是偏向于欧美式的。并且,国内一些老旧的、陈腐的设计与编码,更是加深了我学习前卫Web标准设计的决心。

长久以来我一直以为这种纯欧美式的设计风格,就是我最喜欢的。但是,当我数次更换了我个人博客的主题之后,今天我决定静下心来认真反思这个问题。反思自己的Web设计审美观。

最初的时候,我使用的是WordPress自带的Classic主题,只是自己稍稍修改了一些颜色,该主题的设计者就是《CSS禅意花园》的主要作者之一的Dave Shea。随后我又从WordPress的官方主题库中寻找了一番,选中了BytesForAll的一款Atahualpa主题。这是一款非常简练的主题,除了Logo、搜索、RSS按钮,还有一幅宽大的banner,再无任何图片元素。各个板块之间只是用虚线分割,浅浅的、淡雅的灰色虚线,它表现出的正是整个主题的核心。我在这款主题的基础上做了一些字体、字号、颜色还有图片的优化,让它对中文字体的适应性更好,然后使用了很久。

但是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我开始觉得这款主题并不能很好地代表我的审美观,首先它实在太过简单了,我希望的界面风格是要简约+华美,简约和华美并不冲突,既然天底下能有上海政府网这种又繁乱又丑陋的设计,就可以有既简约又华美的设计,只不过非常困难就是了。其次,中文Web设计永远的痛——中文字体,那些基于英文的主题上变换自在的字体与字号,直接拿过来换成中文就只有丑陋两字可以形容,因为不经字体平滑处理的中文没有任何一种字体能够放大到30多px却保持平滑。第三点则是,这种过于简洁的风格无法表达出我想要的一种温馨的、富有情感的效果。

最后,我选中了崔凯先生过去的作品Sunshine,尽管这个主题相比jQ等国外主题,看起来好像很平庸,似乎和国内常见的页面设计风格并无太大的区别,然而这配色与配图却让我产生了些许共鸣。崔凯先生似乎已经不再进行设计了,但我还是应该表示感谢之情。

是的,因为是个人的博客,是个人在繁杂的生活之余,抒发情感的地方,我希望它能够有一个相称的外观。

终于明白了,高于布局、配色、取材等等之上的,一切表象背后的核心,是的,这才是我在Web设计上的终极追求目标——情感。

我所追求的Web设计风格是一种带有情感的风格,一种可以让用户感受到作者想要表达的情感的风格,一种可以带动用户,让用户也渐渐融入作者的情感世界的风格!这不是贴张照片画两条线就可以做到的,不是画个矩形套上阴影和浮雕就可以做到的,不是放个本本中间挖空填点文字进去就可以做到的……

把情感溶入作品中,多少设计师毕生的梦想,这也是普通的设计师与艺术大家的差距吧。不只是平面设计、不只是绘画、不只是文艺、不只是音乐还是别的什么,每一件经由自己双手诞生的东西,哪怕是一行代码,是否有将自己的情感投入其中?是否有这样的意识与觉悟?

引用WordPress中文站下载页的一句话——代码如诗。

不要忘记关闭name.com的Whois Privacy自动续费

前一阵子听说了name.com停止了免费的Whois Privacy服务,还在庆幸自己赶上了末班车(我买域名时这个还是免费赠送的)。但是最近去设置MX记录时无意发现,这个Whois Privacy也是启用了“Automatic Billing”的,时间到了是会自动续费的……赶紧关掉……

一些CSS3新特性介绍及当前浏览器兼容性

回想起我第一次听说CSS3,还是我最早开始学习HTML+CSS的第一本书,Andy Clarke大师的《超越CSS:Web设计艺术精髓》中介绍的,当时别说HTML5了,连IE8还在天上飞呢,然而CSS3却是确确实实被提上日程的东西。一晃好些年过去了,随着HTML5的热度逐步上升,新型浏览器一个接一个地发布,CSS3也再次引起了人们极高的关注。那么现在,我们究竟可以在这些新型浏览器中获得多少CSS3的新体验呢?

我们现在来试试在Opera 10.51、Firefox 3.62、Chrome Dev 5.0.366.2(在大多数的时候可以折射出Safari的表现,故不再单独测试Safari)、IE 9 Preview中,到底能有怎样的表现,又应该怎样去表现。

1、多重背景图

这个是我最早接触的让我眼前一亮的CSS3属性,尤其是有一阵子我想要同时在页头和页尾应用两套不同的背景图并居中的时候。

多重背景图的用法是这样的:

	#div {
	  background-image:
	    url(image1.jpg),
	    url(image2.jpg),
	    url(image3.jpg),
	    url(image4.jpg);
	  background-repeat:
	    no-repeat,
	    no-repeat,
	    no-repeat,
	    no-repeat;
	  background-position:
	    top left,
	    top right,
	    bottom left,
	    bottom right;
	}
	

目前Opera 10.51、Firefox 3.6.2、Chrome Dev 5.0.366.2都能够很完美地支持多重背景图,然而IE9至今还是无法实现,多少让我有些郁闷……

2、RGBA半透明背景色

这个东西我最早是在Opera 10.00的介绍里面了解到的,在实际应用中非常实用,很多地方都可以用到。而且这个新CSS现在受到了非常广泛的支持,上文中提到的浏览器包括IE9和Safari都可以完美地支持RGBA半透明背景色。

RGBA背景色的用法是rgba(red, green, blue, alpha),示例如下:

	#div {
	  background-color:rgba(255, 100, 0, 0.5);
	}
	

与RGBA颜色类似的还有可以使用HSL颜色,方法就是把rgba四个字母替换成hsl三个字母而已。

3、奇偶数选择器

表格隔行不同背景色是现在非常常用的一种表格样式,然而要实现起来却相当困难,不得不给每一行添加class,然后再利用后台程序生成。新的选择器解决了这个问题,并且在上述所有浏览器中可用。

示例表格
Test Table Test Table Test Table
Test Table Test Table Test Table
Test Table Test Table Test Table
Test Table Test Table Test Table
Test Table Test Table Test Table

奇偶数选择器的使用方法如下:

	#tab_test tr:nth-child(odd) /* 奇数行 */
	{
	  background-color:skyblue;
	}
	#tab_test tr:nth-child(even) /* 偶数行 */
	{
	  color:red;
	}
	

4、:target伪类

另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小东东,不知道现在的Web设计师是否还记得这么个小东西,写一个超链接,将其href=”#test”,然后在页面中随便某个地方找个元素将其id=”test”,然后当你点击这个超链接,页面将会跳转到这个id=”test”的元素这里。:target伪类就是这个功能的一个延伸,它使得你点击这个超链接时,不只是改变页面位置,那个id=”test”的元素还会被赋予某些样式。

  1. 可能因为博客使用了伪静态的关系,这个实例出现了问题,你可以点试试看,不过也许不会出效果……查看示例

它的用法非常简单,在你想被改变样式的目标的选择器后面加上:target就行,比如你想让一个id叫test的元素改变,只要写#test:target就行,当然你也可以用div:target之类更广泛的选择器。这个小东西现在被以上全部浏览器支持。

5、阴影

平面设计时我们最常用的效果就是阴影了……新的CSS让阴影变得容易了,但是IE9还是无法支持到。

阴影的CSS3实现很要命,因为还是实验期的东西,所以Mozilla和Webkit都在CSS属性之前加上了标记以防止误用,而Opera则决定使用原版属性名,所以:

	#box {
	  box-shadow: #333 3px 3px 4px; /* Opera用 */
	  -moz-box-shadow: #333 3px 3px 4px; /* Firefox用 */
	  -webkit-box-shadow: #333 3px 3px 4px; /* Webkit系用 */
	}
	

6、渐变背景色

如果说阴影的写法你已经觉得很要命了,那么我要告诉你,那个毕竟还只是属性名不同……渐变背景色的用法相当混杂,最早响应官方的是Webkit,但是Mozilla也有自己的另一套写法,于是两者的写法不同……另外,IE9继续没支持到。至于Opera,我到现在也没尝试出来它的渐变怎么写,有可能还不支持吧。

	background: -webkit-gradient(linear, 0 0, 0 100%, from(red), to(blue));
	background: -moz-linear-gradient(top, red, blue);
	

7、被选中文字样式

一个优化细节的好东西,也许日后会被经常用于页面配色的微调吧,目前上述浏览器均已支持,不过Mozilla还是有前缀,Webkit则用了标准名称。

选择这段文字看看效果,对比下选择其他文字时的效果~~

	::selection {
	  background: skyblue;
	  color: pink;
	}
	::-moz-selection {
	  background: skyblue;
	  color: pink;
	}
	

除了上述的个别效果之外,CSS3还有很多更新的功能,包括立体边框、多栏布局、指向变形等等,不过IE6至今仍在警示着我们:革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猫的安静

我家住在黄浦区老城厢中一栋孤零零的高层里。我家楼下则是一个小学。
就在我家与小学之间的缝隙里,住着一户人家。也许因为那里就是所谓房产商永远看不上的角落的关系,一户人家依旧住在那里,住在一间破破烂烂的泥瓦老屋里。
那家的老头老太太爱养猫,自我刚搬来开始,就注意到他们家经常有几只猫出入,而且过了几天就可能换了两只猫。老人不太管那些猫,白天就开着房门,让猫自己出去玩,到了吃饭时间,他们会自己回来。
大概半年前,老人家门口多了一个笼子,笼子里关着一只新来的猫。黑纹背,白肚子,鼻子上有块黑色的花斑纹,所以我称呼它花鼻子。那猫很大,有些肥,也很干净,我们都估计那是老人家的朋友寄养在他们家的,因为新来乍到还不熟悉环境,老人们不敢把它放出来,怕走丢,只好关在笼子里面。
而这个笼子,白天的时候就一直放在墙角一张椅子下面,天黑了再拿进去。
一晃两个月过去了……
老人们终于决定把花鼻子放出来了,可能因为这种品种的猫天性好静,也可能因为年纪大了,这花鼻子即使被从笼子里放了出来,还是每天白天猫在墙角的椅子下面,一动不动,爪子收在身下,看上去就只有一个身子上面长了个圆圆的脑袋,当然还有根粗粗的尾巴。它就每天这么猫着,看着路上来往的行人,只有吃饭时会离开那个位置,吃完了又猫了回去。
年底的时候,老人们突然搬走了。过了几天,来了一批施工队,开始拆房子。打听了才知道,原来老房子年久失修,已成危房,于是决定在年底时拆掉重盖,过年时也好住上新房。
一晃又两个月过去了……
新房盖好了,和原来的老屋完全不同,这次的小屋有两层高,有露天阳台和天台,外墙上贴着漂亮的黄色瓷砖,非常的别致。春节前,老人们搬了回来,花鼻子也回来了。
但是我很久没有机会见到花鼻子,以前听兽医说过,猫对于环境的变化是非常敏感的,也许花鼻子也是,两个月内两次搬到新家,一时间无法适应,所以白天尽管老人还是开着门,却不太见到花鼻子出来,只有偶尔有机会看到它猫在房间饭桌旁的椅子下面。
那椅子,就是原来放在门口那只。
前几天,可能因为渐渐想起了这里,也可能因为天气逐渐回暖了,花鼻子又离开了房子,又回到了之前每天猫着的那个墙角。从那天之后,每当我走过那里,又多半能见到它安静地猫在那里,安静地凝望着路过的行人。
昨天晚上,我发现,椅子也回来了。

2010年3月10日

  下午向经理请了假,急匆匆地回到师大办理补修学位的事,结果未办成。然后又急匆匆地从师大前往外滩工行办卡。出了师大,43路不知为何出奇地拥挤,原打算乘到家换11路至新开河去外滩,但是我很快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在徐家汇逃下车,换乘了920。

  徐家汇,也许算不上上海最繁华的商业区,但是肯定是上海最嘈杂的商业区,即使是人潮如海的南京路步行街,也无法与既是商业中心又是交通要冲的徐家汇比嘈杂吧。然而,当920路一个悠悠地转弯驶进天平路的瞬间,突然就感觉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是的,这里就是徐汇区骨子里真正的模样。

  坐在左侧靠窗的座位上,看着窗外的景致,心情竟从原先的急躁突然变得悠然起来。从天平路到淮海路上,直到陕西路之前,无论是有着精美雕刻的围墙还是西式风情的小屋,不管是街头悠闲漫步的行人还是路边光秃秃的梧桐,他们传递到我心中的,是一种特别的优雅。

  据我母亲所说,徐汇区深处的一些道路上,到了盛夏,道路两边法国梧桐上茂密的枝叶,竟能在上空连成一片,将整条道路从酷热的阳光下庇护起来,不禁让我联想起那个被称作“翡翠回廊”的地方,这样的景致据说至今依然可以见到。
驶过陕西路,我把视线从窗户外挪开,静静地听着D2000传出的音乐,心境也许还能稍稍安静一阵子。其实这样的地方在上海我并不是第一次路过,但是我并不会刻意去记忆那些地方的位置、样貌。在我看来,正是这种淡淡的路过,才最能体会这种淡淡的心境。

  这,也是我最向往的心境,我最向往的上海。

[转帖]日本姓氏源流小考

原文地址: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069383/

关于日本的姓氏,有一个广为人知的说法是,日本的平民直到明治维新之后才有姓氏,之前则只有武士贵族才有姓氏。不过这个说法并不准确,主要是因为日本的“姓氏”和中国人一般理解的姓氏有很大差别,再加上日本用的也是汉字,一样的写法代表的是完全不同的意思,也就特别容易发生混乱。

按照日本维基的资料,日本男子姓名的构成要素的实际中文含义如下(日文→汉文):

家名・苗字  → 氏(シ)
通称・あざな → 字
氏(ウヂ)  → 姓(セイ)・本姓
姓(カバネ) → 无对应
諱(イミナ) → 諱

日本人姓名中的“氏(ウヂ)”与中国的氏族制度类似,都是基于氏族集团、血缘关系而成的标记。基于每个人在氏族中所处地位的不同,在氏(ウヂ)后面会加上姓(カバネ)以示区别:

臣(おみ):王家或最高地位的豪族,如葛城、平群等。
連(むらじ):王家的重臣或对王权成立有重大贡献的豪族,如大伴、物部等。
伴造(とものみやつこ):与連(むらじ)有一部分重合,是分管王家各部门的豪族,多以职责为姓,如弓削、矢集、犬養等;另外一个来源是归化民,如秦、東漢、西文等。
百八十部(ももあまりやそのとも):直接指挥部门的人,如首、史、村主等。
国造(くにのみやつこ):地方豪族或地方官,如君、直、臣等。
県主(あがたぬし):小范围地方的族长,常以地名为姓。

684年(天武13),日本天武天皇制定“八色の姓”,将姓(カバネ)的等级以律令的形式规定下来:

真人(まひと) :基本上只授予天皇及天皇近亲。后来随着藤原氏势大,真人不再等同于高贵的含义,逐渐消失于历史舞台。
朝臣(あそみ・あそん) :包括源、平、藤原、橘、大江、中原、菅原等,是朝廷重臣的姓。
宿禰(すくね) :属于連(むらじ)的一个分支,包括大伴、佐伯等,传说是天神的后裔。
忌寸(いみき):包括归化民和国造(くにのみやつこ)中的一部分。
道師(みちのし) :至今未见该姓的实例。
臣(おみ)
連(むらじ)
稲置(いなぎ)

随着传统等级社会的崩溃,姓(カバネ)逐渐淡出历史舞台,而姓(セイ)也演变成代表共同利益集团的标记,即所谓“氏(ウヂ)集団”,不过自镰仓幕府末期开始,一般民众对于氏(ウヂ)集団的依赖度也逐渐减少,许多人不再在自己的姓名中加入氏(ウヂ),仅仅保留家名・苗字,到了明治维新之后,更是彻底取消了家名・苗字和氏(ウヂ)的双重姓氏,仅以家名・苗字作为谱系的标记。与姓(カバネ)来源于天皇的赏赐不同,家名・苗字不是天皇所赐,可以由个人自由决定。家名的本意指的是一家的名称,经常来源于地名、屋号等等,另外也有一些受主家赏赐的例子,比如著名的羽柴秀吉,其苗字“羽柴”便是来自织田信长的赏赐。

至于通称・あざな 和諱(イミナ),则是一个人的名。諱(イミナ)是本名,与中国的习惯一样,一般都因避讳不会直接使用,而是转用通称・あざな称呼,比如“大石内蔵助藤原良雄”,内蔵助是通称・あざな ,良雄是諱(イミナ)。

如上可见,在明治维新之前,日本上层社会的男性姓名包括:家名・苗字 + 通称・あざな + 氏(ウヂ) 或姓(カバネ) + 諱(イミナ);而平民的姓名构成则为:家名・苗字 + 名(相当于武士的諱,但平民的场合显然没有避讳一说)。举例而言,前面提及的织田信长,其完整姓名应该为:織田弾正忠平朝臣信長。其中織田为家名,弾正忠为通称,平朝臣为姓(カバネ),信長为諱。

再回到最初来看所谓“日本的平民直到明治维新之后才有姓氏”的说法。明治维新时关于姓名有一个《苗字必称義務令》,可见这一说法中的“姓氏”指的是家名・苗字。但日本全国各地发现的诸多史料证实,即使在明治维新之前,一般平民也都拥有家名・苗字。如今学术界的普遍观点认为,一部分没有家名・苗字的平民本来也应该有家名・苗字,只是因为某些原因失去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