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关于生活成本的一点纠结

话说平时大家好像都喜欢将衣食住行教育医疗等成本称为「生活成本」。我不知道学术上怎么定义的,但字面上我觉得这不合理,这叫「生存成本」。「生活」的定义是非常主观的东西,一些人的「生活」在我看起来可能够不上「生活」,另一些人的「生活」对我来说则可能叫「奢侈」。如果想要统计一个群体的「生活成本」,不光需要计算入「成本」,还需要将每个个体对「生活」的定义差异计算进去。

以我为例,我的生活不可能离开耳机相机电脑等数码产品,所以我的「生活成本」是需要包括进购买这些产品的开销的。而这类东西同一款产品在一个国家的不同地区售价并不会有太大的差异,这就稀释了一些「衣食住行」比较便宜的地区在「生活成本」上的优势。

而这还只是光计算经济开销的情况,距离实际的参考价值还需要考虑时间和精力的成本,比如网速、交通、商业等。一个基础建设发达的城市里,对我来说做很多事情都会在精力和时间上节约很多开销。在一个相对不发达的地方,可能每天上班要坐2个小时的火车,去买一点日用品要开1个小时的车,找个SonyStore啊AppleStore之类的体验店都得跨省,这都是完全不可能忽略不计的成本。

还有一种会间接影响许多种成本的东西——文化。举例说如果我的一项业余爱好是上街拍拍照,那么对我来说居住在一个摄影文化深入人心、大家对待拿着相机的人都很友善的城市,对比居住在一个大家一看到相机就一脸惊恐、在大街上拍照还随时可能被人打的城市,哪个成本更低一点显而易见。再比如说在一个拥有规范、发达、成熟的中古摄影器材交易市场的城市,当我需要购买一台新的设备时,可以放心地去中古市场淘金,有不再需要的设备也可以快速地出手;而在其他城市,我可能就会因为无法放心中古市场的品质而不得不每次都购买全新设备,有不再需要的东西时除了砸手里外也只能以很低的价钱出售给奸商(其实也不能完全称其为奸,因为在那样的市场里他们也会比较难把手里的货物卖出去)。

说到最后其实无非就是一点,当自己跟别人讨论起所谓「生活成本」时,到底有没有考虑过自身的实际情况?当自己忿忿不平地抱怨说哪里哪里生活成本太高,或羡慕哪里哪里生活成本低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那些地方是否真的适合自己去生活下去?

说句题外话,昨天晚上我爸说了一句话让我挺感慨的,他说有个人每天花2小时健身,于是活到了80岁,但其实他相当于只活了70岁,因为他把相当于整整10年自由活动的时间给跑掉了。

[转]关于中科院力学所怀柔试验基地被非法拆毁的严正声明

原文地址:http://www.imech.ac.cn/xwdt/tpxw/201007/t20100723_2909933.html

我们以沉痛和愤怒的心情正式宣告,我所怀柔试验基地遭暴力拆毁,钱学森先生回国建立的首批实验室被夷为平地。

2010年7月17日上午,试验基地的保安人员被一伙不明身份人员控制,失去人身自由。在此期间,共计9处房屋被大型铲车与推土机夷为平地,一批重要的科研装置和设备被砸毁掩埋。2010年7月22日至23日,该试验基地再遭持续地肆意毁坏,钱学森先生回国初期指导研制的科研装备等大量历史性文物、国家973项目试验装备、国防重大科研任务的仪器装置和备件等以“垃圾”的名义被清除出场,值守该试验基地的工作人员深受刺激入院治疗。

该试验基地是钱学森先生回国后亲自选址和创建的,是我国第一个火箭研究与试验基地,为我国“两弹一星”做出了重大的历史性贡献。目前,该试验基地正承担着国家重大专项、国家重大基础研究发展计划项目等重大科研任务。此次试验基地被毁,初步统计的国有资产直接损失高达1700余万元。更加令人痛心的是,一批我国现代科技史上代表性的珍贵文物被肆无忌惮的捣毁和清运,一批国家级的重大科研任务被迫停滞。

在我国和谐、稳定、快速发展的大好局面下,在中国科学院这一神圣的科学殿堂,发生了如此野蛮的暴力事件,令人震惊!力学所参与试验基地建设和“两弹一星”攻关任务的院士和科学家们悲愤交加,全体科研人员极为愤慨。“炎夏似隆冬,白昼如夤夜”是我们此刻共同的感受。

事件发生后,我们已经在第一时间向中科院有关领导和部门进行了汇报,并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我们要相信党、相信组织,让我们一起期待法律的公正判决!

请全体职工和学生克制情绪,保重身体,克服困难,团结起来,勤奋工作,以实实在在的科研工作报效祖国,告慰钱学森先生等的在天之灵!

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

2010年7月23日


原页面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