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涂鸦

猫的安静

我家住在黄浦区老城厢中一栋孤零零的高层里。我家楼下则是一个小学。
就在我家与小学之间的缝隙里,住着一户人家。也许因为那里就是所谓房产商永远看不上的角落的关系,一户人家依旧住在那里,住在一间破破烂烂的泥瓦老屋里。
那家的老头老太太爱养猫,自我刚搬来开始,就注意到他们家经常有几只猫出入,而且过了几天就可能换了两只猫。老人不太管那些猫,白天就开着房门,让猫自己出去玩,到了吃饭时间,他们会自己回来。
大概半年前,老人家门口多了一个笼子,笼子里关着一只新来的猫。黑纹背,白肚子,鼻子上有块黑色的花斑纹,所以我称呼它花鼻子。那猫很大,有些肥,也很干净,我们都估计那是老人家的朋友寄养在他们家的,因为新来乍到还不熟悉环境,老人们不敢把它放出来,怕走丢,只好关在笼子里面。
而这个笼子,白天的时候就一直放在墙角一张椅子下面,天黑了再拿进去。
一晃两个月过去了……
老人们终于决定把花鼻子放出来了,可能因为这种品种的猫天性好静,也可能因为年纪大了,这花鼻子即使被从笼子里放了出来,还是每天白天猫在墙角的椅子下面,一动不动,爪子收在身下,看上去就只有一个身子上面长了个圆圆的脑袋,当然还有根粗粗的尾巴。它就每天这么猫着,看着路上来往的行人,只有吃饭时会离开那个位置,吃完了又猫了回去。
年底的时候,老人们突然搬走了。过了几天,来了一批施工队,开始拆房子。打听了才知道,原来老房子年久失修,已成危房,于是决定在年底时拆掉重盖,过年时也好住上新房。
一晃又两个月过去了……
新房盖好了,和原来的老屋完全不同,这次的小屋有两层高,有露天阳台和天台,外墙上贴着漂亮的黄色瓷砖,非常的别致。春节前,老人们搬了回来,花鼻子也回来了。
但是我很久没有机会见到花鼻子,以前听兽医说过,猫对于环境的变化是非常敏感的,也许花鼻子也是,两个月内两次搬到新家,一时间无法适应,所以白天尽管老人还是开着门,却不太见到花鼻子出来,只有偶尔有机会看到它猫在房间饭桌旁的椅子下面。
那椅子,就是原来放在门口那只。
前几天,可能因为渐渐想起了这里,也可能因为天气逐渐回暖了,花鼻子又离开了房子,又回到了之前每天猫着的那个墙角。从那天之后,每当我走过那里,又多半能见到它安静地猫在那里,安静地凝望着路过的行人。
昨天晚上,我发现,椅子也回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